12.求通之路【1 / 3】

这就是威慑力。看热闹的保镖早在罗哈德开枪时就躲进录音室大门后。【两把枪,两个屁股】无论哪种,都不适合牧苏再讲一次故事。杀手或组织杀人后留下标记可不是想说“诶你看我这符号美不美”。什么时候你们才能意识到“单纯杀人并不能使敌人恐惧”这一点。一个精神病说要杀了你和一只鬼要杀了你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啊!冷血菊花狂魔罗哈德面无表情开口。下一刻,岑缨缨和透明桥几乎同时做选择——选项一和选项二并列浮现名字。“如果你要做什么……请随便,放过我,我只是需要钱来养活家人。”震慑灵魂的惨叫在门口响起。罗哈德又快速捡起掉落的枪顶在另一名刚爬起来的保镖额头。枪声响起,在天花板留下一道弹孔。选三啊!当然要选三啊!【转身装作无事】罗哈德突然踏上台阶的举动让他们下意识把手放在腰间。门后保镖被撞得趔趄后仰,同伴见状连忙举枪,被一只手掌攥住掀起。保镖紧张地蠕动喉结开口,听得身旁同伴惨叫,他不知道这位同事遭受了何种噩梦。砰!【打死他】牧苏将名字贴到选项三后,心中呐喊,恨不得冲上去掐断透明桥的网络。罗哈德抓着爆表手腕一个过肩摔,动作利索地褪下他的西服裤,将属于白人警官的配枪嘟进保镖的屁股。新的选项浮现。岑缨缨坚持了她的独狼路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